<i id='3r8yv'><div id='3r8yv'><ins id='3r8yv'></ins></div></i>

    <code id='3r8yv'><strong id='3r8yv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<ins id='3r8yv'></ins>
      1. <tr id='3r8yv'><strong id='3r8yv'></strong><small id='3r8yv'></small><button id='3r8yv'></button><li id='3r8yv'><noscript id='3r8yv'><big id='3r8yv'></big><dt id='3r8yv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3r8yv'><table id='3r8yv'><blockquote id='3r8yv'><tbody id='3r8yv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3r8yv'></u><kbd id='3r8yv'><kbd id='3r8yv'></kbd></kbd>
      2. <dl id='3r8yv'></dl>
        <fieldset id='3r8yv'></fieldset>
        <acronym id='3r8yv'><em id='3r8yv'></em><td id='3r8yv'><div id='3r8yv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3r8yv'><big id='3r8yv'><big id='3r8yv'></big><legend id='3r8yv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i id='3r8yv'></i>
          <span id='3r8yv'></span>

          奇卦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93

            1。殺人逃命

            我的祖父是私塾先生出身,一肚子稀奇古怪的故事。有一年,他給我講瞭這樣一個故事─

            日本鬼子剛投降那會兒,我的傢鄉有個叫熊三的地痞,是個地道的孬種。他的姐夫麻六是當地的大鄉紳,有錢有勢,依仗這層關系,熊三平日欺男霸女,橫行鄉裡。

            熊三平日出門,腰裡總別著一桿槍,那是用舊三八式步槍改造的,彈膛深、威力大,百米外能打死一頭大牯牛。

            有一次,熊三喝醉瞭酒,路過一傢雜貨鋪時,瞅見老板娘長得漂亮,頓時動瞭歪心思,對老板娘動手動腳起來。老板娘是個剛烈女子,一巴掌甩在他臉上,罵他不要臉。熊三惱瞭,借著酒勁兒,竟然拔出瞭槍。就在兩人撕扯中,槍聲響瞭,老板娘倒在瞭血泊中。

            熊三傻瞭眼,別看他平日別著槍咋咋呼呼,其實隻敢打打野貓野狗,如今打死的是人,殺人償命,他能不害怕嗎?

            熊三彷徨無計,趕緊去找姐夫麻六,說自己打死人瞭。麻六也嚇瞭一大跳,思忖半晌,沉聲說:“你先到外地躲一陣子,等事態平息瞭,我再想辦法為你脫罪。”熊三無法,隻得喪傢犬一般,帶著槍連夜逃到瞭外地。當時土匪惡霸橫行,熊三無親無靠,手裡的錢花光後,混得跟叫花子差不多。

            過瞭一陣子,熊三實在受不瞭瞭,就偷偷回去找麻六,問下一步該怎麼辦。麻六告訴他,死者的親戚在當地也是有勢力的鄉紳,鬧得十分厲害,熊三要是這時回來,他也保不住他。麻六說:“這樣吧,我有一個叫老黑的朋友,在上海的租界混得不錯,你去他那裡吧。”

            別看老黑其貌不揚,在上海租界卻是黑白通吃的人物。有麻六這層關系,老黑對熊三很熱情,一見面,就拉著熊三去大酒樓,先撮瞭頓大餐,酒足飯飽後,又去逛夜總會、跑馬場。熊三哪見過這些洋玩意兒,看得眼兒花繚亂,又見老黑出手闊綽,忍不住問他是幹啥買賣的。老黑“嘿嘿”一笑,道:“大傢都是自己人,不瞞老弟,其實我是放高利貸的。”

            老黑告訴熊三,租界是個大熔爐,三教九流、黑白兩道、中外勢力都在這裡淘金,隻要你有本事,膽子大,隨手一抓,就是大把的鈔票。老黑平日混賭場和跑馬場,專門放高利貸給那些賭徒,利息都是驢打滾,一夜就能獲利十倍百倍。

            老黑問熊三,有沒有興趣跟著他幹。熊三動瞭心:“可我啥都不會啊。”老黑一指熊三別在腰間的槍:“你不是有這個嘛。”他說,有些賭徒,借瞭高利貸不還,對付他們就要來硬的。熊三有槍,人也狠,正是討債最合適的人選。

            就這樣,熊三跟瞭老黑。每當遇到還不瞭高利貸的賭徒,他就一槍打死街邊的野貓野狗,然後把滾燙的槍口頂在那人的額頭,問他:“還錢還是還命?”每逢這時,再硬氣的人,都會癱軟成面條。

            有一次,有個小老板借瞭老黑一大筆錢去豪賭,結果賠瞭個一幹二凈。老黑派瞭幾撥人去跟他討債,小老板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架勢,隻有一句:“要錢沒有,要命一條。”討債的人想盡瞭辦法,他就是不還。最後,老黑隻得讓熊三出面。剛開始,熊三嚇唬他,把槍口頂在他腦門上,可小老板面不改色,一口咬定自己沒錢。

            熊三惱瞭,眼珠子一轉,陰笑一聲,讓手下脫下小老板的褲子,然後把槍管燒紅,問他還不還?不還?好!他把燒紅的槍管一下子捅進小老板的腿肚子,問一聲,捅一下,每捅一下,腿肚子都是一個焦糊的血洞。

            最後,小老板熬不住瞭,大叫:“我還錢!”熊三問他怎麼還,小老板喘著粗氣說:“我去賣房子賣孩子賣地賣血!”熊三說:“那好,給你三天時間。”

            其實小老板根本沒錢還,三天一到,他一害怕,就上吊自殺瞭。

            2。衣錦還鄉

            雖然這筆錢沒討回來,可熊三的殘忍手段卻在租界出瞭名,成瞭老黑的得力幹將,老黑為瞭拉攏他,送他各種豪車豪宅和金錢美女。

            有瞭錢,熊三變得更加肆無忌憚。他給麻六捎信,說自己一別傢鄉許久想回去瞧瞧。麻六告訴他,他打死的老板娘的親戚,這幾年一直沒有罷休,警察局也貼瞭通緝令,他回來不是自投羅網嗎?

            熊三卻滿不在乎,他就不信天底下還有錢擺不平的事?於是他把這事對老黑說瞭,老黑聽瞭,說:“衣錦不還鄉,猶如錦衣夜行。我也好久沒見麻六兄弟瞭,我就跟你一起回去一趟。”兩人坐著老黑的洋汽車,一起回到瞭傢鄉。

            麻六一見兩人,當即熱情款待。酒酣耳熱之際,老黑聽到遠處很熱鬧,就問出瞭啥事。麻六說:“鎮上有座財神廟,今天是趕廟會的日子。”熊三一聽,非要去廟會上瞧瞧。廟會上人山人海,麻六他們正逛著,突然看見路旁有個卦攤,一個仙風道骨的老道士打著“病諸葛”的招牌,正給人測字卜卦。

            熊三來瞭興趣,他扒拉開眾人,大大咧咧地說:“老子也來算一卦。”病諸葛瞅瞭他一眼,不緊不慢地說:“先排隊。”熊三見自己前面排瞭十幾個人,就從懷裡掏出一把銀元,遠遠一丟:“誰搶到,銀元就歸誰!”

            卦攤上的人一見,“呼啦”一聲,全都跑去搶銀元瞭。熊三大搖大擺地坐下,對病諸葛說:“現在我前面沒人瞭,你算吧。”病諸葛一愣:“你想算什麼?”

            熊三摸著下巴,“嘿嘿”一笑:“我想算算,我什麼時候死。”病諸葛皺起瞭眉頭:“自古占卜,都是算生不算死,這位先生還是換一件事吧。”誰料熊三卻說:“我不問別的,就問這個。你算準瞭,我給你十倍的錢,算不準,老子砸瞭你的卦攤!”說著,一撩衣角,露出瞭腰間的槍。

            周圍有人認出瞭熊三,小聲提醒病諸葛,說這熊三是個狠角色,不如借坡下驢,隨便說個長壽的歲數,哄他高興算瞭。

            誰知病諸葛卻不聽勸告,他瞥瞭一眼熊三的槍,微微一笑,拿出紙筆,對熊三說:“指間陰陽氣,下筆判生死。請你寫一個字,我根據這個字,測測你的死期。”

            熊三在酒宴上喝多瞭,加上病諸葛剛才叫他排隊,讓他心裡不爽,便想難為病諸葛一下。他本想隻要病諸葛服個軟,說些長命百歲、多福多壽的吉利話,他一高興,也就算瞭。可這病諸葛偏是個死心眼,竟然真的要測他的死期。熊三不禁大怒,心裡起瞭殺機,心說:好你個牛鼻子老道,不知道死活,今天你說得通,也就罷瞭,你要是說不通,老子就一槍崩瞭你!

            熊三不識字,隻會寫一個“三”字,於是他拿起筆,歪歪扭扭在紙上畫瞭三道橫,然後一丟筆:“你算吧。”

            病諸葛看著“三”字,瞇縫著眼,掐指半晌,慢悠悠地說:“你名字裡有三,又寫瞭個三,說明你跟三有緣,你的腰間有槍,槍呈‘一’字的形狀,‘三’加個”一“,就是一個‘卅’字,是三十的意思。如果我沒算錯,你隻能活到三十歲。”

            3。神卦奇準

            一聽這話,熊三氣得臉都綠瞭,他今年正好三十,而且就是今天的生日。他怒從心起,從腰間拔出槍,“啪”的一聲撂在桌子上:“你的意思是,我活不過今天?很好,我也不難為你,你在這裡不能走,如果到瞭明天,我死瞭,就算你的卦準,我身上的一百塊大洋都歸你。如果明天我還活得好好的,就說明你的卦不準,是騙人的把戲。到時候,老子就宰瞭你!”

            面對兇神惡煞一般的熊三,病諸葛不但不怕,反倒神色自若,笑道:“一個卦能賺一百塊銀元,別說等一天,就算等一年也值啊。”

            看著病諸葛那副討人厭的得意表情,熊三滿腔怒火,他眼珠子一轉,突然對病諸葛說:“我還想再算一卦。”病諸葛問:“你想算什麼?財運,流年,還是祿命?”

            熊三指著自己的槍說:“不是給我算,我想讓你幫我的這桿槍算算,看它下一次開火,打死的是人,是畜生,還是東西?”說完,故意把槍口沖著病諸葛晃瞭晃。

            看熱鬧的人一聽,就知道熊三是故意找茬。你想,槍在熊三手裡,病諸葛說它打人,熊三偏去打狗,病諸葛說它打狗,熊三偏去打石頭,槍是死物,還不是全憑活人說瞭算嗎?

            誰知病諸葛盯著那桿槍,微微一笑:“小意思。不過,還是先請你寫個字。”熊三隻會寫三,隻好在紙上又寫瞭一個三。看著那個三,病諸葛搖頭說:“不妙,不妙啊!”熊三冷笑一聲:“你找不到騙人的話瞭,當然就不妙瞭。”

            誰知病諸葛卻說:“我說的不妙,是你不妙啊。你名字裡有‘三’,這桿槍別在你的腰間,就像一道豎的筆畫。你看,‘三’加一道短豎,是一個‘王’,王侯將相,這把槍如果是短槍,能助你走‘王侯運’;加一道長豎,是一個‘豐’,豐年大吉,這把槍如果是長槍,能助你走‘財祿運’;加一道豎折彎鉤,是一個‘毛’,附皮之毛,這把槍如果是歪把子槍,能助你走‘貴人運’;加一道豎勾,是一個‘手’,隻手遮天,這把槍如果是駁殼槍,能助你走‘官運’;加一道點豎,是一個‘主’,六陽之主,這把槍如果有槍套,能助你走‘長壽運’。”

            忽然,病諸葛話音一轉,“但是,你的這桿槍是改造的,雖然威力大瞭,卻走瞭本形,說長不長,說短不短,既不是歪把子槍,也不是駁殼槍,連槍套也沒有。因此那五種大運氣,你一樣也沾不上。如今你又把它橫在腰間,‘三’加一橫,是一個‘’字,讀‘死’音。所以這把槍帶給你的隻有黴運,它下一次開火打死的不是別人,正是你自己。”

            病諸葛的話把所有人都鎮住瞭,尤其是熊三,他一槍頂在病諸葛的額頭,狂叫道:“好一個牛鼻子老道,槍在老子手裡,看看它打死的是你,還是我!”

            病諸葛卻毫無懼色:“我還沒說完呢。你再瞧瞧,你的槍像不像一根草繩?‘三’像不像一串螞蚱?不但你沒有好下場,幫你作惡的人,也像穿在草繩上的螞蚱,同樣會不得善終!”

            熊三狂怒,大吼著扣動瞭扳機。所有人都閉上瞭眼,但是,槍聲響過,倒在地上的卻不是病諸葛,而是熊三自己!原來,那桿槍在開火的一剎那,竟然炸膛瞭,子彈朝後射出,正中熊三的眉心!

            所有人都愣瞭,隨即爆發出震天響的叫聲:“神卦啊!”

            4。啼笑真相

            祖父說,病諸葛一卦解決瞭熊三,成為瞭名震四方的神算子,許多達官顯貴都來找他占卜算卦。可自從熊三死後,病諸葛卻金盆洗手,不再為人卜卦,任憑誰來求他,他都一概謝絕。

            我忍不住贊嘆說:“此人激流勇退,真可謂智人啊!”

            不料祖父卻“撲哧”一聲,笑起來:“什麼智人,說他是蒙人才對。”祖父說,病諸葛能算得這麼準,是因為他認出瞭熊三手裡的槍─那桿槍,就是病諸葛造的。

            祖父說,病諸葛原本是山東人,當年闖關東時到瞭東北,“九一八”後,日本人占領東三省,他被抓進瞭日本人的兵工廠,造槍械子彈。工廠的工人們知道,日本人用他們造的武器,去屠殺同胞,因此在制造槍械時,他們故意做瞭手腳。這種槍支貌似沒有問題,其實擊發裝置有瑕疵,開槍的次數多瞭,就容易炸膛,打死開槍的日本兵,因此被日本兵稱為“自殺槍”。當時熊三一亮他的槍,病諸葛就瞧出瞭,那桿槍正是當年自己制造的自殺槍,而且根據槍的外形,他看出裡面的擊發裝置已經到瞭強弩之末,隻要再打一槍,立馬就炸膛。

            祖父說:“你想想,如果熊三當時拿的不是自殺槍,或者那一槍沒有炸膛,結局會怎樣呢?”我說:“那病諸葛肯定就死瞭唄。”

            誰料祖父卻拍瞭我腦袋一巴掌:“錯,如果真是那樣,這世上就沒我和你瞭。因為病諸葛,就是我的父親,也就是你的曾祖父!”